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首页>>教育科研>>教师科研>>教学探索

特级教师于树泉:教师要做个读书人

于树泉与语文组青年教师纵论读书之道

来源:语文教研组 作者:王烁 编辑:孙江波 徐问樵 时间:2016-03-18

  人大附中官网(www.gamutart.com)讯(记者王烁)“说到读书,我一共只念过九年书,大家几乎都是我的两倍呵,但论年龄我是大家的两倍不止,所以来跟大家聊一聊”,3月15日下午4时,人大附中语文特级教师于树泉在语文教研室南轩窗与语文组的青年教师们畅谈教学感悟,坐论读书之道。 

  于树泉老师回顾了他的上学经历,初高中赶上文革便在农村劳动了十年,不甘于一生做农民,便在高考恢复当年去报了名。“读专科主要是打了自学的基础,主要还是在工作中学”。二十七八年的高中教学经验几乎都是在高三,“没时间看书,时间太珍贵了,实际真正看书还是到早培去。我感觉到早培才真正教语文了,因为读书了,而且教会学生读书了”。 

  他借用钱理群先生的话,指出目前存在的普遍状况是“教师不读书”。年轻人虽然有三高“高智商、高学历、高起点”,但依然需要读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颗神奇的种子,要长成参天大树就要放到大地上去,吸收水分、阳光、土壤、空气。而读书就是这水分、阳光、土壤、气候,没有条件再好的种子也难以取得应有的成就。读不读书,读多少书,决定了一个人的仓储是不是丰富,格局能否放大,人生是否开阔。他语重心长地谈到,“语文教师不读书,语文学科就没有希望,中国教育就没有希望。” 

  读书描绘着人生风景,要打开风景,而不是陷在事务堆里。读书还可以影响到语文教学的境界:大小之境、真假之境、死活之境和本末之境。四境的分野都在于读书。就此四境他分别做了详细阐释:教语文需要教师具有深厚广阔的智力背景,而不是肤浅的字词句和教材,变成了“小语文”;读书可以帮助学生获得精神层面的提升和精神生命的成长,学做真人,一生受益;语文本身是有灵魂的,知识的填鸭和灌输就成了“死语文”;有的语文只关注了细枝末节,而读书则是抓住了根本。如果画地为牢禁锢学生,教学相长也可以是负相长。 

  怎么才能读书?唯有“静”下来,神以静舍,心以静充。如何读书?既要读教科书,又要读本专业其他书;既要读本专业的书,又要非本专业的书;既要读有用的书,又要读无用的书;既要自己读书,更要引领学生读书。于老师给青年教师们指明了非常清晰的成长之路。 

  王强老师和王艳老师还就高中生的名著阅读有效开展和评价方式向于老师做了请教和交流。

 

  最后,语文教研组长王艳老师总结道,“于老师的人生就是语文人的一生”,并与年轻教师们分享了曾经从于树泉老师身上学到的收获:清空与放下。她鼓励青年人要多读书,要在教学中有所建树。新老教师们一同聆听、共同成长,氛围和睦。青年教师们边聆听边认真记笔记,反思体悟,非常珍惜和感动于老师的教诲,还有三位年轻教师在会后作诗填词以抒发此番收获与感慨。摘录如下: 

  听于公论道   

  王强 

  幽燕老将独好道,虚室生白架堂奥。 

  不摘章句作书奴,周流万方观其妙。 

  此老舌下有甘泉,闻之令我静胜躁。 

  风雨凭陵何有哉?独坐灵台悠悠钓。 

  不作飘风逐轻尘,老树自有百尺根。 

  大道长趋不由径,立言原来先立身。 

  又闻此老出陇亩,书中悟得真语文。 

  一席谈罢惊雷动,愧杀多少读博人。 

  

  临江仙 

  昌盛 

  初为人师,时尔怀惑,顾畏末节,行思逡巡。今闻于先生谈师者读书云云,心有戚戚,填词草记。 

  

  甚矣吾之不慧,执鞭尔尔匠人。金科一纸便逡巡。桃园遗春恨,蜗角梦经纶。    

  四境澄明宗义,语文如是我闻。传奇解道永辛勤。书香都断却,师者欲何云? 

  

  听于师论道(新韵) 

  解村 

  人境滔滔处,巍然有杏坛。 

  红尘书作伴,白首静为泉。 

  妙谛千言外,灵台一点间。 

  叨陪竟何幸,三载在琅。 

  (尾联注:我和于老师在办公室“同桌”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