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    首页>>教育科研>>教师主页

我也毕业了

来源:高三备课组 作者:李明珠 编辑:孙江波 时间:2016-06-13

  冯骥才说:“岁月何其速,哎呀又一年。”王铮亮也用舒缓而又深情的旋律叹到:“时间都去哪儿了?”我闭上眼睛一想,确实啊,我职业生涯这三年,从高一到高三,倏忽之间。我的第一届学生就要变成我的第一届“毕业生”了。这么说来,我的这一轮教学也即将完成,在跌跌撞撞、哭哭笑笑中,“出徒”了。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跟他们一样,毕业了。 

   

  毕业从来对经历过高三的孩子来说都是一件意味着解脱和自由的快事,对于一名高三老师来讲,也理应如此。我不仅一次两次地“哎呀”过苦、“哎呀”过累,感叹着为什么“哎呀”这么多回,也没“又一年”啊,因此,也质疑过冯老先生。可今天,真的提笔写个赠别之言时,回忆往昔,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白驹过隙,也实实在在地觉得并不那么快乐。 

  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差,朋友都说我脑容量不足。我调侃说:我是记大事儿的人!现在让我挠破头去回忆,我竟然想到的都是你们的痛哭流涕的样子,而且这些哭泣都在高三。犹记得你,一个不拘不羁、洒脱烂漫的才子,抓着我的胳膊,在刚考完试人声鼎沸的教室里,哭得泣不成声,因为失去的友情和幼稚的自己;犹记得你,一个舞刀弄枪、凌厉潇洒的女汉子,抱着我的脖子,在凉风嗖嗖的走廊尽头,哭得无声无息,因为父母的不解和孤独的自己;犹记得你,一个温柔如水、宁静如月的女孩,看着我的眼睛,在考前嘱托的班会上,哭的满脸通红,因为考试的打击和对自己的怀疑……想着你们在我面前沉默、抽泣、叹息的脸庞,我突然觉得,我有了一种魔力,能够用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拥一抱解决你们心底里的大问题。范玮琪的歌里唱着:“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我想,我成为了这个“懂得的人”。我不是出题、判题、讲题的机器,我是能够走进你们内心深处的精灵,在那里用法术消灭心魔。看着你们心绪一点点平静下来,眼神渐渐有神起来,脸色稍稍红润回来,背上书包从容走去。这时,我的腰板就像被托举起来一样,让我走起来神采奕奕、光芒万丈,特别有种要“羽化登仙”的满足感。 

   

  写到这,记忆的碎片里也出现了我哭泣的画面,同样都在高三。在讲台上,我边说边委屈:“我天天这么陪着你们到晚上七点半,一家子都得等我到八九点回家才吃饭,我恨不得家都不要了,就换来你们这种学习状态?”当时胸腔憋闷,眼睛通红,眼泪打转,因为你们初入高三的散漫;在车库里,刚刚做完成绩分析,我哭着给妈妈打电话:“我坚持不住了妈妈,我觉得我好无力,我好像怎么努力都没用。”当时身心俱疲,眼泪簌簌止不住,因为你们考砸的成绩;在班里,临考前最后的班会上,在你们唱着《最初的梦想》时,我背对着你们,一边流泪一面和你们一起哼唱着:“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又怎么会晓得,有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么懂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膀……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实现了真的渴望,才能算到过了天堂!”当时,心疼你们,心疼自己,即使遍体鳞伤也不放弃的勇气。我很庆幸,人这一生,唯一的一次高考,青春时期一个重要的坎儿,我陪在你们身边,朝夕相处,跟你们并肩作战。不是谁,都有这样的机会。我分外珍惜,因为,陪伴着你们高考意味着陪伴着你们渡过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还意味着陪伴着你们成人,陪伴着你们走过青春。就这么陪伴着陪伴着,我好像又重新走了一遍我的青春。筠子《春分·立秋·冬至》这一专辑的制作人高晓松说:“以前总是慌张,手忙脚乱,不知所措,总想有所归依寻获慰藉。最后终于找到了平静,才发现,那段慌张无措的日子,那段再也回不去的光阴,才是青春。”可见,这种慌张无措,也是难能可贵。 

  可是,再可贵,你们也终将要离开,我没有能力,更没有权利,把你们抓在身边。但我也欣然地同意龙应台说:“不必追”。因为我知道,我的美好记忆你们谁都带不走。我不会忘记我们在课堂上的每一次欢声笑语,我不会忘记我结婚回来办公桌上大大的一包尿不湿,我不会忘记你们看球打赌,说谁输了谁给我送花,然后两大男孩捧着一束鲜花羞涩、扭捏地挪到我面前,说:“李老师,您太辛苦了。”我不会忘记在最后一次的课堂上,班长大喊:“起立!”然后你们齐刷刷站起来,眼神里充满了尊敬和不舍向我鞠躬,再高呼一声:“老师好!”……孩子们,谢谢你们,让我的世界不枯燥。可惜,“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即将毕业成人,走入社会的你们,好像就要告别了年轻、告别了单纯似的,村上春树也说,唯有逝者永远十七岁。成长好像就意味着扭曲、失去和别离。其实,不必伤感,之于你们,这花花世界的追梦人,唯有一样东西永不走样——最初的梦想。现在我觉得还有一样——师生间的情谊。无论何时回来m.hga025.com,回到我面前,都是又回到了青春和单纯。毋忘。 

  最后,以汪曾祺在小说《徙》中这支校歌作为临别赠言吧: 

  西挹神山爽气, 

  东来邻寺疏钟, 

  看吾校巍巍俊宇, 

  连云栉比列其中。 

  半城半郭尘嚣远, 

  无女无男教育同。 

  桃红李白,芬芳馥郁, 

  一堂济济坐春风。 

  愿少年,乘风破浪, 

  他日毋忘化雨功。